衣服穿得很脏,记得有一次

来源:未知日期:2018-05-04 18:06 浏览:

级的人物——罗成。记得当时他说话的口气虽不算傲慢,但很漫不经心,目光从来不会停留在我的脸上。我因为自己不是一个艺术工作者而感到难过,我也因为自己的家庭条件比他们好
、衣食无忧而不能像他们那样在苦难中追求艺术而感到羞耻。
  终于有一天,我扔掉了数理化课本,还有那令我焦头烂额的历史与政治讲义,背着李小坷作为垃圾扔给我的墨绿色画夹,买了橡皮、刀,还有一支2B铅笔,直奔他们的“画室”。我并不担心画室会有人体模特儿的存在,我对此并不恐惧,只有青春期的理想在我胸中
猛烈地燃烧。
  罗成说:“对,是2B,初学者,都用这个打底。”
  有一次跟罗成下乡采风,路过一个村庄,听到有一群妇女说:“公闺女!”我没太听懂,后来张红军解释说:“她们是在说罗成呢。”我终于理解了,九十年代的农村,男性披肩发确不常见。闺女就闺女了,还公闺女,这种称呼与形容,其实就是骂人的话,我觉得罗
成受到了侮辱,心里为他愤愤不平,但见他一副无所谓的嘴脸,我也就不着急了。
  当时,牛逼一点的人都戴金边眼镜,时尚点的就戴无框的,张红军的黑框眼镜在当时看来很土,也不像有钱人戴的款式。我们怎么也不会想到他那样的眼镜会在今天的韩国流行并影响着追逐时尚的中国人。看到现在很多明星戴着那样的眼镜,我就不由自主地想到张
红军,——其实它还挺有明星相的。而罗成,大热天的穿了一件长袖牛仔,偶尔也穿西服。出于欣赏,我开始模仿罗成,穿了件牛仔褂,用刀划了道口子,又将衣领放在粗糙的墙角使劲地磨了磨,并且尝试用碳素水笔在其背后画了个米开朗基罗的头像,一穿就是三年。
衣服穿得很脏,记得有一次,母亲在没有征得我同意的情况下就偷偷把衣服洗了,结果我狠狠地批评了她,还生了她一个星期的气。好不容易,等那件牛仔再次邋遢起来的时候,我烦躁的心情才得到缓解。
  罗成家里只有三间草房,这样的草房,在九十年代的农村,就像他的发型,是极为罕见的。他母亲一样慈祥与普通,我没有见过他父亲,从她母亲的眼里,我能看出她对儿子深深的爱。她家的全部收入都用来供养罗成考美院。众所周之,学艺术是很费钱的,即便是
我这样的家庭,有时候也会因为颜料、画布的价钱而影响心情。我真佩服罗成,考了三年,青春逝去不说,还浪费了那么多的盘缠,却依然在考,要是我,恐怕早就不干了。这也不是钱不钱的问题,一个人被科举制度折磨三年,我想他即便成不了艺术家,也一定会成为
一个思想家的。
  第一次去张红军家,是一大帮同学,大概十几人。高考刚结束,否则不会有这闲情逸致。他家住在一个青砖砌成的院子里,院子外面还有半个篮球场大小的空地。七月,就在那个炎热的傍晚,张红军抓了一把麦子洒在地上,一群尚未长大的公鸡围了上来,然后我就
见到张红军穿着大裤衩,虾着个腰,像足球守门员那样扑了出去,狠狠地按住了一只鸡,起身便提给正在厨房做饭的他的母亲(我们称之为“阿姨”)。一个没有在足球场上混过的人,做出这样的扑球或扑鸡的动作,可想而之有多“艺术”吧。一只鸡显然不够,那么多
人呢。于是张红军又抓了把麦子洒在地上,令我感到奇怪的是,那些鸡,竟然又一次地围了上来,张红军又用了同样的办法抓了另一只鸡。我终于明白鸡与人的差别了,“它们根本就没有脑子!”我对张红军说。他反驳我说:“胡说,鸡,是有脑子的。”为了证明他的
说法,天黑鸡肉端上桌子的时候,他特意用筷子撬开了鸡头,让我吃那体积不大的鸡脑。开饭之前我们就看到张红军的父亲骑着旧脚踏车拖了两个大大的蛇皮口袋出现在麦田的埂子上。当他到了院子里,我们才发现口袋里装的除了几十瓶啤酒就是猪耳朵、花生米、凉粉
、牛肉等美味佳肴。
  那天晚上我们都喝多了,有个人跑到猪圈吐了好几次。因为没有女生,所以大家全都脱光了上身,小便也是慌不择地,掏出大炮对着门外大片的黑暗一尿就是好几分钟。我喜欢乡下的这种宁静,除了酒杯的碰撞与稚嫩的酒话,我们听不到任何声响。除了院子里的一
盏电灯,远处不见半点阑珊,因为夜已深了。这群前途渺茫的毕业生,不管酒量大小,没一个说自己不行或不能喝的,直到把全部啤酒都消灭干净一个个东倒西歪才算罢休。这样的待遇,以及它所带给我们的无所谓快乐与苦涩的心情,在我生活的城里是很难享受到的。
  在我看来应该睡觉的时候,却有个平时极少说话的人写起了毛笔字,篆书!我敢说,那是我这辈子见到的最好的篆书。然后我又见到有个人在给另一个人画素描,画得当然比我好多了。借着庭院里的灯光,我看到那支2B铅笔,如利剑,如行云,充满了梦想,穿梭于
漆黑的夜空。
  后来我学会了使用H、2H、6H、F、HB、B、3B、5B等型号的铅笔,打底、勾勒、细节、明暗、笔触等等几大要点也掌握得很娴熟。再后来又自作主张地使用了碳笔、碳粉,水粉画、油画也画过一些,有一次坐在三楼的窗台上画窗外青色的屋顶与金黄色的树,差点掉下
去摔死。香烟、酒与美工刀都是必备的绘画工具,有一次喝多了酒,抽了几根香烟,竟不由自主地用锋利的刀片割伤了手腕。医院里,包括李小坷在内的很多人都在为我哭泣,那些抽泣的神情让我终身难以忘怀。二十岁的我,实在不知道自己该走哪条路。
  最终我还是放弃了艺术的梦想,穿上了干净的衣服重回母亲的怀抱,手中紧紧攥着一支2B铅笔去了一所不太想去的理工科大学。我记得,在高考考场上,像所有人一样,我就是用这支铅笔在答题卡上涂下了决定未来的答案。罗成与张红军都考上了美院,前者是美术
系,后者是设计系。当我第一次听说罗成学会了打篮球的时候,我很不理解,在我看来,艺术家是不可以打篮球的。张红军以他无比超前时尚气质与良好的艺术修养吸引了很多在城市中长大的女孩子。当时那位篆书的执笔者,据说因为家境贫困,最终放弃学业,至今下
落不明。
  现如今,面对生活,曾经的“艺术家”们都成了经营不善的失败商人,不再一如既往地沉迷于梦想,他们远不如李小坷活得滋润。在我的笔筒内,依然存放着一支2B铅笔。每当看到它的时候,我就觉得年轻时候的我们,都挺2B的。
上一篇:杨澜为什么要请余秋雨吃晚饭? 下一篇:膜 
 分享 |  评论 (8) |  阅读 (632)  |  固定链接 |  发表于 16:31 
每个人都必须经历的阶段,但在长短不一。
2009-05-13 10:28 回复 
你就是传说中的2B?
2009-05-20 16:47 回复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